首页 >主食

李拂一西藏与车里之茶叶贸易丨珍贵茶文献史

2019-03-07 19:58:30 | 来源: 主食

(李拂一先生肖像)编

 

编者按:本文刊载于《新亚细亚》1931年第2卷第6期上,今用简化字录出。文中的“近三年西藏与车里之茶叶贸易数目”原用汉字数字,为便于阅读,改用阿拉伯数字,

李拂一西藏与车里之茶叶贸易丨珍贵茶文献史

并用表格表示;个别标点符号作了调整和增加。

《新亚细亚》1931年第2卷第6期

 

本文由云南省图书馆地方文献部整理,授权晓德书号刊发。

 

西藏与车里之茶叶贸易

李拂一

 

藏人嗜好品中,当推茶为第一,大有一朝没茶喝,便不能度日似的。西藏与车里之贸易交通,即以茶叶为唯一之媒介。车里各土司地,为普洱茶之一大出产区。产茶的地方很多,在江内的,有蛮松、攸乐,及倚邦、易武、蛮磗、革登、架布、莽芝等六大茶山;在江外的,有猛海、猛遮、顶真、猛翁、猛阿、猛崧、猛混、南糯、苏岵、蛮糯等处。就中以江内产为最佳,惜产量过微,年不过一、二千担。江外产因栽培采制之法太不讲求,色味稍次,若得相当改良,不难与江内产并驾齐驱,年产额约可二万担,是为坝茶。至藏人所嗜者,则又坝茶中之中下品;一般人视为上等品质之白毛尖、谷花尖等,藏人含之,反觉乏味也。

 

车里各土司地所产茶叶,向来先由土人粗制一过,然后装运至思茅,由思茅茶商将上中品提出,制为圆形或方形饼,运销昆明,转销四川等处;倚邦方面所制者,则大都运销于越南河内及香港;近则猛海方面亦有制造者,多数运销于缅、暹(指暹罗,今泰国。编者注)、南洋一带;是为普洱茶。其中下等品,则改制为心脏形紧团,每团约重六、七两,是为“紧团茶”,或简称“紧茶”;又因此种紧茶,久销藏人,汉人多自大,平时皆呼藏人为“蛮子”,所以又叫做“蛮茶”。待到冬、春两季,藏人到思茅时售与他们,或与藏人作茶马之交易。光复以来,内乱频仍,川滇两省,不时发生战祸,交通梗阻,道途不靖,普茶销路,不免大受打击。就是藏人一年两度到思茅购买之紧茶,亦复大为减色。

 

近十年来,如洪盛祥、义和祥、恒盛公、可以兴等茶庄,因鉴于内地道途之不便,运输之困难;先后到猛海(即今佛海县治)方面成立工厂,将土人粗制品就地改为藏庄,假道缅甸、印度,由加尔各打经大吉岭、加伦埠直达后藏拉萨一带销售;或即在印度售与藏商,移销入内。我记得有人这样说过:“西藏所需茶叶,自来都是由川输入,近来被印度茶将销场夺去了。”其实这种茶就是由车里、猛海运去之普洱茶,真正印度产之茶叶,藏人是不欢迎的。据他们说来,普洱茶叶(即指一般人所谓之坝茶)能够与酥油融合,可以增加体温,能令冬天不怕寒冷;他种茶叶则否,且食后腹中作痛、泻痢云云。

 

去年冬他们只有一部分人直接到猛海以马、骡、蜂蜡、犛尾、麝香、冬虫草等换取他们一日不可或离的茶叶,得很满意的回去,将来西藏、车里之贸易交通,当必日臻密切。兹将近三年来西藏与车里之茶叶贸易数目,略录如下:

此项藏庄茶叶,其原价本甚低廉,每担最高不过二十元。经由缅甸、印度到达拉萨之后,每担往往售价至百余卢比,百分之六、七十皆耗于印缅方面之买路金银(转运费),折合滇票,已数百万之钜矣。

 

车里为中山先生道路计划,广州-思茅线通缅必经之区,同时又为拉萨-大理-车里线之终点。我们一方面佩服中山先生的远大的眼光,而同时希望执政诸公如何完成中山先生之遗志,以免除人们借路走的损失和苦痛。

 

二○,七,廿六于上海(指民国二十年即1931年7月26日,编者注)

1990年李拂一先生参观云南省图书馆,为其著作题字

 

水方子

猜你喜欢